11月6日,日本央行公布9月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將耐心地在收益率曲線控制的框架下繼續實施貨幣寬松政策,從而為日本經濟活動創造有利的環境。


值得注意的是,10月31日,日本央行以8-1的投票結果宣布實施更為靈活的收益率曲線控制(YCC)措施:即10年期國債利率上限的1.0%將不再是硬約束,而是以1%的上限為參考,主要通過無限量購買10年期國債和靈活的市場操作來進行收益率調控,這是日本央行時隔3個月再次調整YCC政策。


日本央行退出“超寬松”貨幣政策或只是時間問題


市場人士指出,日本央行退出YCC甚至負利率將是未來一年全球金融市場的核心矛盾之一。日本央行正在謹慎向市場傳遞政策轉向的預期,其退出“超寬松”的貨幣政策或已只是時間問題。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貝殼財經表示,根據日本央行10月底的議息會議,可以看到日本央行貨幣政策開始調整,在維持寬松政策整體基調不變的同時,開始提高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的操作彈性,以反映當前的經濟金融形勢變化。表現為將長期利率控制目標上限從0.5%調整為1%,同時宣布,將繼續把短期利率維持在負0.1%的水平,并通過購買長期國債,使長期利率維持在0左右。


王有鑫認為,日本央行這一政策調整主要是基于以下考慮:第一,在刺激經濟增長同時降低寬松政策的副作用。日本經濟雖然在今年上半年實現穩定復蘇,但隨著核污水排放事件的發展,其海產品出口和旅游收入明顯下降,經濟增長可持續性值得懷疑。在全球經濟回落背景下,其出口部門可能會繼續承壓。因而,日本央行希望通過繼續實施寬松貨幣政策以推動經濟復蘇。


第二,隨著日本通脹水平持續走高、全球主要經濟體國債收益率水平大幅抬升,日本央行繼續維持寬松貨幣政策的副作用也在提高,為了降低資本外流和匯率持續貶值風險,日本央行逐漸放松對長端利率目標的控制,希望減輕寬松政策的副作用。不過日本央行9月會議紀要也顯示,在工資增長同時,實現物價穩定這一目標仍未實現,因而將繼續實施寬松貨幣政策。這與日本央行在10月的政策變化契合。


雖然日本央行政策彈性和靈活性提高,但實質上仍是寬松政策基調,日元貶值壓力短期難消。目前日本央行維持寬松政策的代價越來越高,預計在年底前后,日本央行將視經濟增長和通脹走勢來進一步決定貨幣政策調整的節奏。


期貨市場走勢顯示,市場目前預計日本央行在2024年3月開始加息,但不排除提前解除YCC政策。


平安證券策略團隊認為,未來日本央行是否退出YCC政策,需要具體觀察日央行對利率觸及或超過1%時的操作。本次政策調整上,日本央行對利率上行的表態存在一定模糊性。如果后續日本央行允許10年國債利率觸及到1%,甚至是超過1%,則意味著退出YCC將成為較大概率事件;如果日央行在10年國債利率觸及1%時采取干預國債市場的操作,壓低國債利率,則退出YCC政策或還有一段路要走。


日本央行貨幣政策正?;?/strong>或將帶動日元重拾升勢


對于日本央行貨幣政策微調對資產價格走勢的影響,平安證券策略團隊認為,短期來看,目前美國經濟強韌性下,美元暫不具備趨勢性下行的基礎,在美國經濟進一步降溫之前,日元仍承壓較大。中長期來看,日本央行再度進行YCC邊際松綁意味著貨幣政策將逐步正?;?,未來或將進一步退出YCC、退出負利率,疊加美國進入本輪加息末期,資金或進一步回流日本,帶動日元重拾上升趨勢。


招商證券宏觀團隊指出,從2012年以收益率曲線管理為依據、以通脹穩定在2%以上為目標的量化寬松政策到2016年負利率與YCC,伴隨著日本債券收益率驟降,日本金融機構大量增持海外資產。進而,日本央行政策反轉或將帶來兩點短期沖擊:日資或將減持海外股票市場;套利交易易于出現反轉,也會給海外流動性造成一定“抽水”效果。


從中長期資本流動來看,日本金融機構的配置行為也將逆轉。實際上日本金融機構長期海外配置資金自2022年以來已經在逐步削減國際頭寸。如果日本央行結束YCC甚至負利率政策,存量資金回流日本本土,尤其美債可能將遭受減持壓力。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張曉翀


編輯 王進雨


校對 柳寶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