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搶公章”事件,讓湖南瀏陽河酒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瀏陽河酒”)及其股東內部爭斗進入公眾視野。


事件涉及兩位核心人物,一邊是名義上的瀏陽河酒大股東、法定代表人彭潮,一邊是負責日常經營的常務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劉偉文。雙方接連發布文件,內容針鋒相對,導致瀏陽河酒經營狀況一時成疑,一些合作方只能觀望。


其實,雙方矛盾由來已久。早在2012年劉偉文所屬的上海寶聿股權投資合伙企業及多家湖南省外金融投資機構投資瀏陽河酒時,就已埋下“種子”。而矛盾最近爆發,除了瀏陽河酒的實際管理權之爭之外,可能另有原因。


劉偉文11月13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獨家采訪時稱,對方大張旗鼓鬧事是為了掩蓋“黑幕”,阻止對彭潮涉及的瀏陽河酒1.82億元資金詐騙案件的調查。而另一方被授權提名為代總經理的劉毛平方面相關工作人員則稱,“目前公司不予回應”。


“搶公章”事件撲朔迷離


這場“搶公章”事件,發生于11月1日。


瀏陽河酒官方網站11月2日發布兩則公告,較早的《公示公告》稱,11月1日,三十余人強行闖入瀏陽河酒總部辦公場所,暴力驅趕工作人員,擾亂公司正常經營。隨后發布的《緊急公告》直指此事系名義上的公司大股東、法定代表人彭潮關聯方劉毛平、何小東所為,“通過強行開鎖的方式搶奪走公司印章證照(目前公司已報警處理)”,并稱“任何損害公司利益的不利后果和法律責任均由彭潮方及關聯人曾慶菊、劉毛平、何小東等人承擔”。


11月6日,瀏陽河酒官方網站再就此事發布兩則聲明,稱11月1日的事件中,對方撬開劉偉文辦公室的兩個保險柜,搶走瀏陽河酒各類公章30余枚、營業執照10份以及重要涉密文件多份。并稱瀏陽河酒“搶公章”事件,系彭潮“指使”。


聲明還宣稱,自11月1日13時30分起,瀏陽河酒被搶走的公章和營業執照已經處于失效狀態,任何形式使用均屬無效;非劉偉文書面簽署生效,任何單位或組織人員擬以瀏陽河酒名義,或利用公章、營業執照與供應商客戶簽訂合同、文書以及收支款項、人事任命等行為均屬無效。供應商客戶的相關事宜,可繼續與劉偉文以及瀏陽河酒團隊對接聯系,該事件前經過瀏陽河酒正規用印流程,并由劉偉文簽署的各類業務合同、協議、雇傭合同以及相關文件繼續有效。


“搶公章”并不是單獨事件。據瀏陽河酒官方網站11月6日的聲明顯示,彭潮方面利用到手的公章出具一系列文件,包括彭潮全權委托劉毛平行使法定代表人和股東權利,任命劉毛平為瀏陽河酒代總經理,任命何小東為總經理助理、彭潮妻子的侄女曾媛為財務副總經理等。


值得注意的是,與官方網站態度形成鮮明對比的瀏陽河酒官方公眾號,也于11月9日晚間發布一則關于撤銷劉偉文職務的律師聲明,稱劉偉文作為股東委托代表,是在瀏陽河酒此前托管期間,托管方聘請的執行總經理付耶成簽發了劉偉文為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的文件,但該文件并沒有按照公司章程要求任命宣布。另外,網絡上一些不實言論,已然構成對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聲譽的誹謗與損害。


11月13日晚間,該公眾號發布通知,稱即日起啟用新條碼系統,原提供使用的所有條碼擬注銷?!叭缋^續使用原條碼,發生消費者維權事件,我司概不負責”。若需要新條碼,需在接到通知的三天內,來公司新辦公地址協商解決。


而這條通知發布前僅數小時,瀏陽河酒官方網站就已發布《關于微信公眾號及官方微博賬號停用的緊急聲明》,稱公司管理層決定停用所有微信公眾號及新浪微博賬號,停用后將不再推送各類消息。給出的解釋是,公司公章以及營業執照被搶走,對方修改了銀行賬號密碼,用綁定銀行的權限“盜取”了包括公眾號、微博在內的多個公司新媒體平臺。


新京報記者從相關人士處了解到,目前無論是瀏陽河酒的部分業務員,還是一些合作方,對于事件的來龍去脈不甚清晰,因此處于觀望狀態。他們也想要明確知道,瀏陽河酒官方網站與官方公眾號,到底哪一個才能真正代表瀏陽河酒發聲。


爭端“種子”早已埋下


從該事件不難看出,劉偉文與彭潮是兩個關鍵人物。劉偉文是負責瀏陽河酒日常經營的常務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彭潮則是名義上的瀏陽河酒大股東、法定代表人。


值得注意的是,新京報記者在瀏陽河酒官方網站發布的甘肅省武威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中看到,作為涉事方之一的彭潮,因涉嫌犯騙取貸款罪,2019年4月23日被批準逮捕,同年8月19日被抓獲并執行逮捕。2020年11月3日被武威市公安局涼州分局決定監視居住,2021年2月25日經武威市人民檢察院決定逮捕,同年4月23日被執行逮捕。判決書顯示,彭潮犯貸款詐騙罪,被判處無期徒刑。


雙方爭端并非最近產生,從2012年劉偉文所屬的上海寶聿股權投資合伙企業及多家湖南省外金融投資機構投資瀏陽河酒開始,便已埋下矛盾的“種子”。


11月13日,新京報記者聯系到劉偉文,他回憶說,“我們多家省外機構2012年投資瀏陽河酒之前,彭潮就已經嚴重資不抵債了,我們投資的錢就被全部卷走了?!?br>


公開消息顯示,瀏陽河酒從2006年對外釋放上市計劃,并嘗試借助資本的力量完成。2009年、2013年、2014年,瀏陽河酒分別嘗試通過通葡股份、大元股份、皇臺酒業借殼上市,但均告失敗。在此期間,彭潮與投資機構簽署對賭協議。


劉偉文告訴新京報記者,當時瀏陽河酒沒有上市,彭潮也沒有完成對賭承諾,即瀏陽河酒的業績未達標,因此嚴格按照對賭協議,彭潮本應不再持有股份,“但在2015年的臨時股東會上,我們把彭潮的股權調整為10%,此時彭潮有大量債權人在追他”。


“彭潮事實上已經不是股東,怎么還能實行大股東的權利呢?”劉偉文說,“2012年我們投資瀏陽河酒時,就確定彭潮的定位是名義上的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公司的經營要由全體股東同意才能任命,相當于公司的經營權是在我們機構股東手里的,這也是公章和重要材料一直在我們手里的原因?!焙髞?,由于彭潮因詐騙被刑拘,“我們接觸不到,因此無論是他的大股東身份還是法定代表人身份,一直沒有更改,這也是外界查詢瀏陽河酒信息時依然顯示彭潮為瀏陽河酒大股東和法定代表人的原因?!?/p>


人事變動仍無定論


對于在瀏陽河酒任職,劉偉文稱:“我2022年6月來到瀏陽河酒擔任財務總監和常務副總,也是經過統一授權的。一直到目前,每天相關的信息我都會發到我們的股東管委會群?!彼嘎?,當時彭潮的妻子也在股東管理群內,也同意自己任職。


而瀏陽河酒官方公眾號發布的上述律師聲明,指責劉偉文在經營期間“造成公司管理混亂,業績下滑”,對之前任命劉偉文的文件不予承認,宣稱召開董事會決定撤銷劉偉文的副總經理與財務總監職務。之后劉偉文不服,便在網絡上散布虛假事實,該聲明要求劉偉文刪除虛假言論,向公司賠禮道歉。


與此同時,新京報記者在11月4日的湖南日報第十二版,看到落款為瀏陽河酒的公告,稱已收到公司法定代表人全權授權劉毛平的授權委托書,并提名劉毛平為瀏陽河酒代總經理。瀏陽河酒位于長沙三湘南湖大廈六樓的辦公地址暫停辦公,新辦公地址為長沙芙蓉中路一段458號平安大廈18樓、19樓。


對此,劉偉文并不認可,“我懷疑授權人是假的,因為彭潮本人在監獄里。我要求公證,明確是不是有彭潮本人簽字,是不是有彭潮所在監獄方的公證?!?/p>


劉偉文告訴新京報記者,對方曾通知公司員工去上述新辦公地址領工資、簽承諾書,“他們要實行他們的管理權,但據我了解,幾乎沒有員工去他們那里領工資,基本上都在我這里?!?/p>


沖突爆發另有原因?


從目前公開報道的各種信息來看,雙方爆發如此激烈的爭斗,是為了爭奪瀏陽河酒的實際控制權。


不過劉偉文認為,該事件還有另一個原因,“他們不只是想乘亂把公司控制權奪回去,還想制造時間差,阻止針對瀏陽河酒1.82億元資金詐騙案件調查?!?/p>


瀏陽河酒官方網站11月6日發布的聲明中也提到,“彭潮方為阻止2012年初其所犯針對瀏陽河公司1.82億元巨額資金詐騙案件(瀏陽河公司已于2023年9月初向湖南省經偵總隊報案)順利推進和更多犯罪黑幕被揭開”,單方已經多次試圖搶走瀏陽河公司公章、營業執照強行變更瀏陽河公司的決議,架空管委會,趕走劉偉文。


劉偉文對新京報記者透露,其已向湖南省長沙市相關部門反映情況。自己的要求首先是相關部門秉公執法,還原事實真相,到底是誰操作了整個事件。其次是馬上返還公章與材料,保證公司正常經營?!澳呐聦Ψ秸f自己是股東,也請拿出經過公證的授權書來?!?/p>


至于該事件是否會影響品牌形象和公司未來發展,劉偉文說,“他們沒有真實的股權,品牌搞爛了也跟他們沒關系,公司是債權人和我們股東的,損害的是我們的利益不是他們的利益?!?/p>


對于劉偉文及瀏陽河酒官方網站提出的內容,11月16日,新京報記者根據瀏陽河酒官方公眾號上提供的電話,嘗試聯系被授權提名為代總經理的劉毛平方面進行情況核實,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直接稱:“目前公司不予回應”。


新京報記者 薛晨

編輯 李嚴

校對 盧茜